大金首祖函普是什么族?


admin| 更新时间:2020-06-14 06:15|点击数:未知

原标题:大金首祖函普是什么族?

金朝首祖函普族属考辨

史书中关于函普族属的记载很多,其中,记述函普为“新罗人”的著作主要有以下几栽:

(1)洪皓《松漠纪闻》记载:“女真酋长(指函普)乃新罗人,号完颜氏。完颜,犹汉言王也。女真以其练事,后随以首领让之。兄弟三人,一为熟女真酋长,号万户。其一适异国。完颜年六十余,女真妻之以女,亦六十余,生二子,其长即胡来也。自此传三人,至杨哥太师无子,以其侄阿骨打之弟谥曰文烈者为子。其后杨哥生子闼辣,乃令文烈归宗”。

(2)徐梦莘《三朝北盟会编》记载:“(女真)酋长本新罗人,号完颜氏,完颜犹汉言王。女真以其练事以为首领,完颜之兄弟三人,一为熟女真酋长,号万户,其一适异国。完颜年六十余,女真妻之以女,亦六十余,生二子,其长即胡来也,自此传三人至杨哥太师以至阿骨打”。

(3)李心传《建热以来朝野杂记》记载:“完颜之首祖指(疑“指”字为“”字之误)浦者,新罗人,自新罗奔女真,女真诸酋推为首领。七传至而首大,所谓阿骨打也”。李心传在《建热以来系年要录》一书中也说,“即阿固达(阿骨打),其先新罗人也”。

(4)宋人陈均《九朝编年备要》记载:“女真,其初部族本新罗人,号完颜氏。完颜,犹汉言王。女真妻之以女,生二子,其长乌古鼐也。自此传三人,至英格太师以至阿固达(阿骨打)”。

(5)宋人佚名编《续编两朝纲现在备要》记载:“完颜之首祖浦(函普)者,新罗人,自新罗奔女真,女真诸酋推为首领,七传至而首大,所谓阿骨打也”。

(6)宇文懋昭《大金国志》记载:“或又云,其初酋长本新罗人,号完颜氏。‘完颜’,犹汉言‘王’也。女真妻之以女,生二子,其长即胡来也。其自此传三人至杨割太师,以至阿骨打”。

(7)马端临《文献通考》记载:“又云,其酋本新罗人,号完颜氏,犹汉言王也。女真服其练事,以首领推之。其酋自龛福(函普)以放工班可纪”。

上述各书多以肯定的语气说金朝首祖函普兄弟三人都是新罗人,后来,一人(函普)来到生女真地区,成为完颜部首领;一人来到熟女真地区,成为熟女真酋长;一人适异国。这些书的作者,皆为宋人或宋末元初人,且多为著名的史学家,在中国史学史上享有很高声看,再添上他们生活的时代距女真崛首较近,对女真的族属及其崛首答该有所晓畅,因此,这些较早记载函普族属的原料,为很多史学家所认同。然而,只要吾们对这些史料仔细作一些分析,仍会发现其中可供商榷之处。

打开全文

最先,从上述各书关于金朝首祖函普族属的记载中能够看出,他们所记载的内容基本一致,就连用词都相等相通,表明这些书关于函普族属记载所依据的原料是相通的,也就是说,这些书关于函普族属的记载出于一源。倘若吾们再从上述各书成书时间先后分析,十足能够断定,这些关于金朝首祖函普族属的记载,全都出自于洪皓的《松漠纪闻》。洪皓是宋朝人,建热三年(1129年)奉宋高宗之命出使金朝,被金朝扣留15年,永远在女真贵族完颜希尹家族运动的冷山(今暗龙江五常境内的大青顶子山)等地生活,与完颜希尹等女真贵族交去甚密,对女真社会及生活习惯等有肯定的晓畅,因此,他所撰写的《松漠纪闻》被视为具有很高学术价值的主要著作,因之,他对金朝首祖函普族属的记述也就成了当时的宋人以及后人意识函普族属的主要依据。实际上,洪皓固然在女真人中生活过一段时间,但他在女真人中生活之时,已距金朝首祖函普在女真人中生活的时间相差了一百年旁边,对于函普的族属题目,他不能够亲耳听到函普等人的诉说,只能从女真人的传说中得知一二。洪皓从女真人入耳来的传说,有的是相符原形的,有的也能够会与原形有所出入,有的即使洪皓从女真人入耳来的传闻与原形异国出入,也能够会由于洪皓理解的误差以及后来回忆的误差bl,导致洪皓的记述不如女真人本身的传闻更添切实,因此,吾们对洪皓的记述不克百分之百的信任。原形上,《松漠纪闻》的记载确有不少失误之处。比如,上述《松漠纪闻》的引文中说函普“生二子,其长即胡来也”,就与史实不符。据学者考证,洪皓所说“胡来”,是指金朝景祖乌古乃,据《金史•世纪》记载,金朝首祖函普至乌古乃已经六世,而洪皓把乌古乃说成是金朝首祖函普的儿子,隐晦是一栽误记。像云云的舛讹,《松漠纪闻》中还有不少,此纷歧一赘述。可见,《松漠纪闻》中相关记述并非十足信史,其中,关于函普族属的记载,也能够有疏误之处。其次,《松漠纪闻》等书说函普是“新罗人,号完颜氏”,这也与史实不符,实际上,新罗或高丽并无完颜氏,只有和女真才有完颜氏。《松漠纪闻》等书说函普“号完颜氏”,不光不克表明函普是新罗人,相逆倒表明函普是——女真人。

再次,上述各书固然都根据《松漠纪闻》的记载,说函普是“新罗人”,但也有人对这一记述产生了疑心。比如,马端临《文献通考》在记载此事时,专门说“又云”,宇文懋昭《大金国志》在记载此事时也说“或又云”。两书中所说的“又云”、“或又云”,都是不确定的说法,表明他们在记载此事之时,对洪皓《松漠纪闻》的记述就已经不相等信任了,他们固然也采纳了这一说法,不过是行为一家传说进走记述罢了。可见,《松漠纪闻》等书关于函普是“新罗人”的记述是约束禁锢确的。然而,就是云云一个约束禁锢确的记述,对后来却产生了相等主要的影响,到了明清时期,又为《高丽史》和《满洲源流考》等书进一步发挥了。大约于明朝时期成书的《高丽史》说:“或曰:昔吾平州僧今俊遁入女真,居阿之古(按出虎)村,是谓金之先。或曰:平州僧金幸之子克守初入女真阿之古村,娶女真女生子曰古乙太师,古乙生活罗太师,活罗多子,长曰劾里钵,季曰盈歌。盈歌最雄杰,得多心。盈歌物化,劾里钵长子乌雅束嗣位。乌雅束卒,弟阿骨打立。”《高丽史》是朝鲜史学家郑麟趾所撰写的一部主要史书,但他把金朝首祖函普说成是高丽平州僧人今俊(有人认为答作金俊)或者说成是平州僧人金幸之子克守,不知有何依据,听首来简直就像天方夜谭。不过,郑麟趾还算巧妙,他并异国肯定地说金朝首祖是高丽僧人今俊,而是说“或曰”,也就是说,说金朝的首祖函普是高丽僧人,不过是在高丽中流传的一栽不确定的传说而已,原本就是一栽不确定的传说,怎能当作历史切实看待呢!清人阿桂等人撰修的《满洲源流考》则在马端临《文献通考》和宇文懋昭《大金国志》的基础上,对金朝首祖是新罗人的结论作了进一步发挥,谓“金首祖本从新罗来,号完颜氏,所部称完颜部。新罗王金姓,则金之远派出于新罗。”又说“新罗王,金姓,相传数十世,则金之自新罗来,无疑建国之名亦答取此。《金史•地理志》乃云以国有金水源为名,史家附会之词,未足凭耳bn。如上所述,马端临《文献通考》、宇文懋昭《大金国志》关于金朝首祖函普是新罗人的记载有失正当,且两书对其记载已经产生疑心,那么,《满洲源流考》依据《文献通考》和《大金国志》所做出来的结论,也就不会是准确的了。至于《满洲源流考》所说的女真建国以“金”为国号是来自于新罗王之金姓,倒真有点像他们本身捏造《金史•地理志》为“史家附会之词”相通,成了实切确实的附会之词”。

二、《金史》等书称函普“从高丽来”考论

上述各书关于函普是“新罗人”的记载,主要依据洪皓《松漠纪闻》的记述,而《松漠纪闻》的记述,则主要依据洪皓在女真人入耳来的传说,《松漠纪闻》所记载的洪皓在女真人入耳来的传说,又由于各栽条件的节制,往往会展现误差,异国女真人本身的传说更为切实,因此,吾们要弄明了金朝首祖函普的族属题目,还必要到女真人本身的传闻中去追寻。据《金史》记载,女真族在金太祖任用完颜希尹创制女真文字以前,“既未有文字,亦不曾有记录,故祖先事皆不载。”“宗翰好访问女真老人,多得祖先遗事。”金太宗即位以后,“诏书求访祖先遗事,以备国史,命勖与耶律迪越掌之。”完颜勖等“采摭遗言旧事”,撰成《祖先实录》,“自首祖以下十帝,综为三卷”。完颜勖等撰成的《祖先实录》,固然也是采摭传闻,但它是女真人本身的传闻,且通过完颜勖等人仔细考证和清理,当最挨近历史切实。完颜勖等撰成的《祖先实录》,是元人修撰《金史》的主要原料之一。因此,《金史》固然成书比上述诸书为晚,但书中关于金朝首祖函普族属的记述答该比上述诸书的记载更添挨近历史切实。遵命这一分析,吾们要搞明了金朝首祖函普的族属题目,还答该看一看《金史》是如何记述的。

《金史》关于金朝首祖函普族属的记述主要有以下几则:

《金史•世纪•首祖函普纪》记载说:“金之首祖讳函普,初从高丽来,年已六十余矣。兄阿古乃好佛,留高丽不肯从,曰:‘后世子孙必有能召集者,吾不克去也。’独与弟保活里俱。首祖居完颜部仆水之涯,保活里居耶懒。其后胡十门以曷苏馆归太祖,自言其祖兄弟三人相别而去,盖自谓阿古乃之后。”“首祖至完颜部,居久之,其部人尝杀它族之人,由是两族交凶,哄斗不克解。完颜部人谓首祖曰:‘若能为部人解此仇,使两族不相杀,部有贤女,年六十而未嫁,当以相配,仍为同部。’首沮曰:‘诺。’乃自去谕之曰:‘杀一人而斗不解,产品展示毁伤好多。曷若止诛首乱者一人,部内以物纳偿汝,能够无斗而且赚钱焉。’仇家从之。乃为约曰:‘凡有杀伤人者,征其家人口一、马十偶、牛十、黄金六两,与所杀伤之家,即两解,不得私斗。’曰:‘谨依约。’女直之俗,杀人偿马牛三十自此首。既备偿依约,部多钦佩之,谢以青牛一,并许归六十之妇。首祖乃以青牛为聘礼而纳之,并得其赀产。后生二男,长曰乌鲁,次日斡鲁”。“遂为完颜部人”。《金史•胡十门传》记载:“高永昌据东京,招曷苏馆人,多畏高永昌兵强,且欲归之。胡十门不肯从,召其族人谋曰:‘吾远祖兄弟三人,同出高丽。今大圣皇帝(指完颜阿骨打)之祖(指函普)入女直,吾祖(指阿古乃)留高丽,自高丽归于辽。吾与皇帝皆三祖之后。皇帝奉命即大位,辽之败亡有征,吾岂能为永昌之臣哉。’”这两则史料别离说金朝首祖函普兄弟三人“同出高丽”、“从高丽来”,并异国说函普兄弟三人是高丽人,这不光仅是清淡的用词题目,而是含有深切的有意。倘若说函普是高丽人,那就是一栽确定的说法,不容置疑,倘若说函普“从高丽来”,那就迥异了,由于高丽境内生活有多栽民族,有新罗人、高丽人、汉人、女真人等,“从高丽来”有能够是高丽人从高丽来,也有能够是人或女真人从高丽来。那么,函普到底是不是高丽人从高丽来呢?

吾们从金朝晚期张走信所说的一段话中能够得到一些启示。

金宣宗贞四年(1216年)二月,张走信曾针对王浍相关“本朝绍高辛,黄帝之后”的议论,说:“按《首祖实录》止称自高丽而来,未闻出于高辛”。高辛即帝喾,黄帝的后人。魏晋南北朝时期,出身于“高句骊之支庶”的高和曾“自云高阳氏之苗裔”。高阳氏,即颛顼,也是黄帝的后人。“《首祖实录》止称自高丽而来,未闻出于高辛”,就是说女真人既不承认本身是黄帝的后人,也不承认本身是高句丽的后人。

实际上,元人修撰《金史》时,早已根据完颜勖等人撰修的《祖先实录》,清晰了金朝首祖不是高丽人。他们在《金史•高丽传》中说,“唐初,有粟末、暗水两部,皆臣属于高丽。”又在传后的《赞》中说:“金人本出之附于高丽者”。孟古托力认为这则史料中的“金人”是指金代女真人首祖函普,也就是说,《金史》的修撰者认为金朝首祖函普“本出于之附于高丽者”。

唐时的暗水,到五代时改称女真,因此,人们往往笼统地将说成是女真的祖先,甚至有人在辽初之时把女真人也称之为。据此可知,函普的祖先当为从前进入新罗的人。新罗在唐朝死灭高句丽政权以后,控制了朝鲜半岛大片面地区,公元918年,在新罗政权控制下的王建脱离新罗政权的总揽,自走创建高丽政权,是为王氏高丽,是时,新罗政权尚未末了死灭,直至935年王氏高丽才末了死灭新罗,同一朝鲜半岛。新罗和高丽固然是前后相继的两个政权,但在新罗死灭、高丽崛首之时,两个政权曾同时并立一个时期,因此才展现了“金史称(函普)为高丽人,固不误,《纪闻》《通考》诸书称为新罗人,亦不得谓非也”的说法。

但原形上,函广泛其祖先必定是先入新罗,后归高丽。据孟古托力和杨兴旺等人考证,函普脱离朝鲜半岛的时间别离为921年旁边和“926年辽灭渤海之后的两三年内”,倘若这一推论能够站得住脚的话,脱离朝鲜半岛之前的函普必定在高丽政权之内,因此,《金史》说函普“从高丽来”无疑会更切实一些。这也表明《金史》关于函普族属的记载更添可信。

宋人或宋末元初人固然多以洪皓《松漠纪闻》的记述为依据,认为金朝首祖函普是“新罗人”,但也有一些宋人异国采纳其说法,如苗耀就在他所撰写的《神麓记》中对函普的族属做了迥异于《松漠纪闻》等书的记述,他说“女真首祖浦(函普),出自新罗,奔至阿触胡(按出虎),无所归,遂依完颜因而氏焉,六十未娶。是时,酋豪以强凌弱,无所制度,浦劈木为克,如文契约,教人举债滋生,勤于耕栽者,遂致巨富。若遇盗窃鸡豚狗马者,以桎梏拘械,用柳条笞挞外,补偿七倍,法令厉肃,武断不私。由是,远近皆伏,号为神明。有邻寨鼻察异酋长,姓结徒姑丹,奶名圣货者,有室女,年四十余,尚单身,遂以牛马财用农作之具,嫁之于浦。后女真多酋结盟,推为首领”。文中固然称函普“出自新罗”,异国《金史》说函普“从高丽来”切实。

但根据以上考证辨析,吾们认为函普很能够是先入新罗,后归高丽的——女真人,因此,苗耀异国说函普是新罗人,也异国说函普从新罗来,而是说函普“出自新罗”,也就是说函普或函普的祖先曾经在新罗生活过一段时间,于是说函普“出自新罗”也不算错,倘若从另一视角去意识题目,还能够算作是一栽颇有见地的记述。另据一些行家钻研,认为《金史》说函普娶了年已六十之妇生儿育女,“理所必无”,而苗耀《神麓记》说其妇“四十余”,当比较相符实际,表明苗耀《神麓记》在记载史事方面是有分寸的。也许苗耀在女真人入耳到了与洪皓所听到的并非一致的关于函普族属的传说,才作了迥异于《松漠纪闻》的记述。两相比较,答该说,苗耀《神麓记》的记述更挨近于女真本身的传说。苗耀《神麓记》的记述与《金史》的记述大体相符,这也从另一侧面表明了《金史》记载之不误。

三、关于女真先祖自称高丽为“父母之邦”的题目

能够有人会说,金朝首祖出自高丽,“虽其子孙,亦不甚讳”,难道还会有错吗!切实,金朝首祖函普的后人曾清晰称高丽为“父母之邦”。比如《高丽史•睿宗世家二》就曾记载说,睿宗四年(1109年)六月,女真人袅弗、史显等出使高丽,向高丽王上奏说:“昔吾太师盈歌尝言,吾祖先出自夸邦,至于子孙,义相符归附。今太师乌雅束亦以大邦为父母之国。在甲申年间,弓汉村人不顺太师指谕者,举兵惩之。国朝以吾为犯境,兴师征之,得许弄好,故吾信之,朝贡不绝。不谓去年大举而入,杀吾耄倪。

置九城,使流亡靡所止归,故太师使吾来请旧地。若许还九城,使安生业,则吾等告天为誓,至于世世子孙恪修世贡,亦不敢以瓦砾投于境上。”《高丽史•睿宗世家三》亦记载说:睿宗十二年(1117年)三月,金主阿骨打遣阿只等五人寄书高丽王曰:“兄大女真金国皇帝致书于弟高丽国王。自吾祖考介在一方,谓契丹为大国,高丽为父母之邦,仔细事之。契丹无道,陵轹吾疆域,仆从吾人民,屡添无名之师。吾不得已拒之,蒙天之获殄灭之。惟王许吾和亲结为兄弟,以成世世无穷之女子。”可见,金朝先祖穆宗盈歌、康宗乌雅束和太祖阿骨打都曾称高丽为“父母之国”或“父母之邦”,但吾们不克仅仅根据这几句称呼就断言女真首祖为高丽族人,还答该进走详细分析。

吾们认为,当时,穆宗盈歌、康宗乌雅束和太祖阿骨打称高丽为“父母之邦”,是有肯定因为和背景的。这最先是由于金朝首祖函普曾经添入过高丽政权,并在高丽生活了一段时间,如同渤海政权统属下的各族人均被视为渤海人、金朝统属下的各族人均被视为金人相通,函普也被视为高丽人,这栽具有广义和狭义区别的族称,在古代社会是异国人添以区分的,频繁互用并杂沓在一首,于是,穆宗盈歌、康宗乌雅束和太祖阿骨打便从广义的族称上称高丽为“父母之国”或“父母之邦”,是从金朝首祖曾经添入高丽政权并受高丽文化熏陶的方面立论的,并异国说金朝首祖函普不是高丽统属下的——女真人。

其次,从穆宗盈歌、康宗乌雅束和太祖阿骨打称高丽为“父母之国”或“父母之邦”的上述两条史料来看,都有肯定的背景。如前一条史料是高丽在攻占曷懒甸女真地区以后修建九城,女真调派使者乞求收回九城之地,因之称高丽为“父母之国”。这边,答该说女真不无阿谀和拉相关之意。后一条史料是在金军即将攻取保州之时契丹人将保州献于高丽,阿骨打为了求取保州特派使者向高丽王说了相关高丽是“父母之邦”的话,实际上,也不无阿谀和拉相关之意。如同唐朝皇帝将本身的先祖说成是老子李耳相通,纷歧定就是历史切实。

此外,女真人称高丽为“父母之国”或“父母之邦”,见诸史料记载,仅此两次,后来再也见不到相关女真人称高丽为“父母之邦”的记载了。从当时的情况看,女真人固然称高丽为“父母之邦”,但高丽人并异国外示认同,他们不息把女真视为“夷狄”,称女真“人面兽心”,“贪而多诈”,就是到了宋人遣使如金约女真共同夹攻灭辽之时,高丽仁宗还让两位医者给宋徽宗捎去话说:“女真狼虎耳,不可交也””,劝宋徽宗不要兴师伐辽。可见,高丽人根本异国把金朝首祖的后人看成是高丽的后人,这也表明金朝首祖并非新罗人或高丽人。

综上所述,吾们能够形成以下一些意识:关于金朝首祖函普的族属题目,吾们认为答该从民族能够发展转折的视角以及狭义和广义的族称等方面去意识,倘若从狭义的族称来意识,函普答该属于——女真人。倘若从广义的族称来意识,函广泛其祖先曾由进入新罗,敏捷批准新罗文化,那么,函广泛其祖先在新罗生活的那一段时间,除了具有狭义的人的族称以外,还具有广义的新罗人的族称(广义的族称实际上是国称),后来,函普归入高丽,又具有广义的高丽人的族称。当函普兄弟三人从高丽返回女真地区以后,又敏捷融入女真文化之中,成为女真族不可分割的一员,到当时,函普只能称为女真人,也能够称为金人先祖或首祖。

满族文化网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邢台宪奥融资担保公司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18 360 版权所有